十年前,李咏已经拟好了给自己的悼词

  2018年10月29日上午10点,李咏的妻子哈文在微博上留言:

  在美国,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,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,永失我爱。

  对于亿万中国观众来说,他们失去了一位曾带给国人无数欢乐的主持人。“非常6+1”和李咏标志性的手势,曾经是一代人的记忆。

  01

  1968年5月3日 ,李咏出生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干部家庭。

  我爹我娘没征求我意见,就这么把我造了出来。

  多年后,他回忆自己的诞生,用了三个字“不靠谱”。

  他父亲李堡1952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,响应国家建设大西北的号召,加入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被分配到乌鲁木齐铁路局工作,任党委秘书。由此,一家扎根于乌鲁木齐。

  李咏的父亲属于老来得子,李咏还有两个比他大的姐姐,而他,成了父亲一生未竟理想的寄托,希望他勇敢一点,给他取名叫“李勇”。

  这个名字,一直用到他进央视。

  每次在新闻下面打记者名字的时候,领导说:

  你这个‘勇’字看起来就是一团嘛,我看‘咏字就挺好’,反正你的工作就是说话。

  就这样,李勇成了现在的“李咏”,为这事,李咏的父亲倒很大度,李咏却郁闷好久。

  1987年,李咏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,就是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。

  当时北京广播学院有个规定,录取通知书不寄给考生个人,就寄给了他所在的学校党支部书记。结果书记一看是寄给他个人的,就揣兜里带回家了,过了好几天才打开,赶紧通知李咏。

  这时候李咏因为没收到通知书,以为自己没考上大学,已经上火发烧好几天了,嘴上起了好大的泡,结了一块痂。一听录取通知书来了,套上一件衣服就往外跑,结果衣服把嘴上的痂给蹭掉了。嘴唇上的这块痂跟随了他一生。

  见面,书记第一句话是:

  对不起。

  02

  在大学期间,李咏认识了他这辈子和他相濡以沫的人,哈文。

  与众不同的李咏在大学期间是女同学们关注的对象,但是他只对一个女同学感兴趣,那就是哈文。李咏形容他对哈文,是“一见钟情”。

  钟情之后,他就开始了异于常人的追求方式,给哈文画画。

  一次,他趁着上课时,将一张哈文的肖像偷偷塞给哈文,哈文白了他一眼,嘴角上挑问他:

  你上不上课?

  李咏知道,有戏。

  1988年元旦,李咏请哈文看完一场戏后,在西配楼后的核桃林里,从地上摘下一朵野花,问哈文:

  你要是同意,就把这花接过去,不同意就别动。

  闷了好一会,哈文把花拿走了。

  不过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李咏还要买过家长这一关。

  哈文的父亲是一位高干,三十几岁的时候就当上了本溪市税务局长,1958年被委任筹备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工作,委任书是周恩来的亲笔手书。

  为了得到老丈人的青睐,李咏可谓费尽心机。

  为了挣钱,李咏在大学时就给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影视资料配音,几千字的稿子能挣9元,一个月下来能有几千块,在当时可以算个大款了。

  后来,在内蒙古饭店的歌厅当驻店司仪,而他也把哈文拉去当起了驻唱歌手,一个月也能赚个一两千元。

  攒了钱后,李咏去见老丈人,腰杆也直了许多。

  坐在老丈人面前,李咏潇洒的从包里拿出一摞人民币,往桌上一拍:

  这是我孝敬您的,明天给您买台新电视,我已经看好了,29寸松下。

  环顾客厅一周,发现沙发还是20年前的旧样式,又拿出一摞人民币:

  这钱,买套皮沙发,带拐角的,这套该淘汰了。

  大二那年实习,李咏去了上海新闻台,哈文去了无锡电视台,两人开始忍受相思之苦。

  一次李咏的导师卢嗣华来看他,问他看什么书,李咏拿出《资本论》,把导师一惊。

  看得懂么?

  李咏老实回答:

  看不懂。

  导师问:

  你想入党?

  李咏说:

  我想早点睡觉。

  1991年,大四实习,李咏被分到CCTV的对外部门。几十个实习的同学,大家都想留下来,但是这年的名额只有一个,对于没有后台也没有后门的李咏来说,难比登天。

  面试当天,哈文陪着李咏坐着312路公交车到了CCTV门口,才发现其他同来面试的同学,只有他们是坐公交车来的。

  面试中,有一个问题让李咏印象深刻,问:

  三只鸡三天下了三个蛋,请问9只鸡9天下几个蛋?

  李咏想也没想就说:

  反正不是9个!我又不是养鸡的,不知道。

  第二个问题:

  请说出海湾战争的主要参战国。

  李咏只能答上来四个,考官忍不住了,提醒他“还有伊拉克哪”,他反应极快:

  伊拉克那是敌国啊!

  结果,央视1991年唯一一个播音员名额就给了他。

  03

  李咏在CCTV对外部的第一个工作,就是在每天晚上23:10。

  将10分钟前刚刚出炉的新华社通告和当天《新闻联播》的内容中,选择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生活气息的,比如“北京居民抢购冬储大白菜”这类,发到美国的《北美卫视》。

  1997年,29岁的李咏在CCTV海外中心当导演兼职主持人。主持着《天涯共此时》的他,还没有什么知名度,不熟的。只知道是成天张罗两岸寻亲,帮“北京刘大妈”找“台湾王大爷”,“老坐着,腿有毛病”的那位,至于长相,记不清。

  1998年的一天,他被邀请为欧洲老牌娱乐公司ECM旗下《GO BINGO》配音,这个英国节目让李咏打开眼界,他觉得中国应该引进这样的节目。

  被对外部的领导否决之后,又被文艺中心拒绝,不甘心的李咏直接把样片送到了CCTV二套。

  一天,李咏直接接到时任广告信息中心谭希松的电话,“这个项目,我要了。”这就是“幸运52”。

  谭希松是央视“标王”制度的创建者。1994年,“孔府宴酒”以3079万的价格拿下了央视“标王”,轰动一时。

  李咏成名后,他父亲经常针对他的主持风格提意见,比如:

  你怎么老这么不正经?向人家罗京学习学习!

  李咏和罗京,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的师兄弟。两人是校友、同事、同行。找的妻子也都是同学校的。

  罗京于2009年患癌症去世,年仅48岁。

  1999年初,李咏在大连电视台主持了一档类似《幸运52》的开奖类节目。每次直播开始,李咏先公布10个“藏宝”地点,观众要在100分钟之内赶到直播现场,只要直播尚未结束,就可以兑奖。

  当天节目进行到一半,藏宝地点已经公布,大家纷纷走在寻宝的路上,有一处地点是胜利广场的国旗旗杆底下。

  此时,时任大连市长正陪同几位省领导在胜利广场看夜景。起初还是人声鼎沸,转眼变成人潮汹涌,几分钟功夫,不知从哪儿冒出2000多男女老少,一起冲向国旗围杆,猛摇。诸位领导四顾茫然。

  市长以为聚众闹事的,通告武警冲散群众。群众连连喊冤:

  我们不是闹事儿的,李咏让我们到这儿来找奖的。

  2000年,李咏火了,《幸运52》前所未有的改变了中国观众的收视习惯。有媒体说:

  李咏把中国电视带到了全民狂欢的娱乐新纪元。

  为了赚取收视率,由此便有了李咏之后给观众深刻印象的闪亮登场。这个造型,当时刷新了很多中国观众的审美观念,也给他带来了许多争议。

  王朔曾评价:

  穿得像18世纪法国皇宫看大门的。

  这个评价,李咏自己也知道。

  在一次《幸运52》的研讨会上,两位老爷子为李咏吵了起来。

  前CCTV总编室主任庞萧说:

  像李咏这样的主持人,坚决要枪毙!他给人们带来了什么样的价值观?钱?幸运?机会?投机?

  而前CCTV副总编陈汗元说:

  这样的主持人,我们非但不能枪毙还要坚决保护,坚决支持。

  李咏在旁边听了一下午,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创建“非常6+1”时,李咏团队抢不上CCTV的演播室,只好去大兴的一间演播大厅。旁边紧挨着一片西瓜地。这给了团队灵感。

  正式排练时,发现两张葵花牌翻来翻去太麻烦,需要改一个形式。几个人忽然想到了演播大厅旁边那一大片西瓜地,这就有了“砸蛋”,它意味着“梦想破壳而出”。

  2008年,李咏在《蒙代尔》杂志发表的《中国最有价值主持人排行榜》里,以3.9亿元的品牌价值力压窦文涛和白岩松,成为中国主持人的第一。这给李咏带来了很多麻烦和痛苦。

  他曾经找央视台长辞职,被劝回。

  04

  2013年,李咏从央视辞职,到中国传媒大学教书。逐渐淡出观众视野。2018年9月,曾有人在美国偶遇李咏,一时坊间传闻他已移民美国。妻子哈文回应:

  木有。

  现在,我们可以知道了,他是去美国治疗癌症。

  早在十年前的2009年,李咏在自己出的书《咏远有李》中,已经提前想好了自己的告别仪式。他的设想是:提前录好一段遗言,在仪式上放:

 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,劳累各位了,你们也都挺忙。

  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,既然不是外人,我就没跟你们客气,走之前都说好了,今儿来送我,就别送花了,给我送话筒吧,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。

  人生几十年,一晃就过,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,所以临了临了,都走到这一程了,还在这儿说话,没吓着你们吧?

  愿李咏一路走好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SEO博客原创文章。

姜成SEO技术交流群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eoblogs.cn/tougao/2018692.html

系统已经禁止用户留言!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